越来月半的只

那是我第一次见到行将继位的阴令尊大人。彼时她还是隐少爷,仍留着一颗纯纯的心,没有老去。

  那日是冬至,莫族很久前就有了一个规矩,传承下来了,到现在也没有废止。冬至,所有族里的,地位最高的女性,都要在自家里烧香草。香草早就挑好奉上,斩成一小段一小段,约莫小指长。焚起来,这香草是有着一种很清新的气味的,柔软绵长,但是不腻人,焚得越多,在屋中留住的时间便越长,衣服上染得味道便越浓。

  这香味不恼人,不会因为过浓呛得头脑发昏,像针扎一般痛楚。它反而是是很绵长醇厚的,就像老酒,却又不醉人。这香味,是沉郁的,却又是解脱的,轻松的,叫人安安静静坐在屋里,闻着香,合了眼睛睡一下午的。

  但是香草是定分量的,身份最低贱的只意思着怜悯丁点儿挑剩的,身份最高贵的奉的最多,也最好——每年当然是尊祖最多。可如今尊祖身子不好将养起来,这一切她都不再掺手了,故而隐少爷给奉的香草段都是最多的,装在一个洁白的胖坛子里,仔细扣好,由祭月司的给我令我送过去。

  这坛子胎薄,又滑溜,抱来需很小心。雪天地湿滑,我低着头,脚尖先点一点地面,踩稳了才落下脚跟去,偶尔听见一两声冰碎的“喀拉”声音。这很有趣,也将一路上的谨慎无聊打发了大半。待我把坛子送过去的时候,汗水已经浸透我的棉衣了。

  我便看见隐少爷坐在那椅子上,没靠着椅背儿,也没放靠垫儿。别家的少爷小姐之类都喜欢靠垫儿,软和舒服,不用费劲。可我们隐少爷偏不,她总说那东西热得能悟出痱子。我站在门口,在抬起左脚跨进门前,先轻轻摇晃身体,抖掉身上的雪花。隐少爷不喜欢雪花进屋里,落在地上化了,踩得又脏,打扫起来也麻烦,不如在门口弄干净,两边都舒坦。

  我总觉得隐少爷是个善解人意的人。她也确实如此。今天人都回家了,就我没有亲人,留着伺候,不然送东西的活我这辈子恐怕也捞不着。她原来手撑着头,看样子是假寐。这样她睡不着的,除非她累得不行。可她最近身体并不劳累,只有心里麻烦事情多,缠得像早晨梳头时掉下的头发,乱,杂,多,繁,是双份儿的闹心。

  本来我是该奉了香草就回自己屋里的。可隐少爷接了坛子抱在怀里,四下里望望,就指了里间炭盆儿,叫我去烤着暖和暖和。她自己敞开坛子,把那盖子顺手搁在桌子里面,手指伸进去拨弄了几下香草段。她把坛子捧起来,轻轻地嗅了一下。

  其实我们没资格看着她们的,但我小,没挨过难受,也没被罚过,不理会这些规矩。况且私下里隐少爷也不在意这些,她是把我们当人看待的。所以,我就站在炭盆旁边,看着隐少爷焚香草。

  屋外的雪光从窗户纸里透进来,照着隐少爷的白净面皮。我看着她是瘦了,瓜子脸的尖儿竟有些显出来的意思了。可她脸颊的肉还是没掉,到底是自小就长得,恐怕要带到棺材里——呸呸,我们隐少爷多好个人,天爷不愿意收她走的。她乌溜溜的眼珠子直勾勾盯着,手也是好白的。她可真白呀,就比那坛子差了丁点儿。太白了太渗人,这样刚好。隐少爷今日穿的冬衣不太一样,像是套头的,这可不多见,兴许是下面的款式。不过她穿起来也是好看的,领口处那些绒绒的毛毛圈儿看着可真暖和,袖口也有。收窄的袖子也是很利索的,既暖和又方便。我看着这冬衣上似乎有绣花,但我看不清是什么绣花。凭她的性子,要么是木令尊大人的桂花,要么就是荷花,可这会似乎两个都不是。却也不是张氏天令尊家张少爷喜欢的,张少爷总喜欢繁盛的牡丹之类,可隐少爷却不大喜欢。我远远看着,倒像是玉兰花或者木兰花之类。颜色淡淡的,在这底色是银色的冬衣上绣出来,倒是有几分雪里的韵味。隐少爷下身是永不变的淡紫色马面裙了,熨得平整,好看极了。她头上还是那个头冠,几串珍珠串子挂在两鬓处,两鬓的头发又编了盘起来,只留下那些短的梳不起来的。

  隐少爷不带多少首饰的,只是左手腕有一枚银镯子,她很喜欢,好像是下面时哪位姐姐给送的。我们都管隐少爷的朋友们叫姐姐,除了洛姓的那两个小哥儿。

  其实隐少爷的朋友好多都是,家乡在这里的。可为什么他们都在下面呢?下面也只能这样叫下面,不能多说两句的——下面,下位面,下面的世界,那个叫做九州大陆的地方,是天天有人盯着的。

  隐少爷今天真真是好看极了,就是嘴唇是苍白的,兴许是没上妆的缘故,叫雪光衬得。

  我就那样看着她伸着左手,从坛子里抓起一小把香草段儿,一段一段的松落进桌子上放着的银盆儿里。香草一段段没在火里,哔啵作响,空气中渐渐散开淡淡的香味儿。一段段掉进去,香味一叠叠渐渐浓起来。隐少爷只是一段一段孤零零地任它落进去,眼睛盯着银盆子,片刻不离。

  我觉得她是在出神了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  我看着带着香气的烟雾一点点把她包裹起来,最后只露着衣领的绒毛,还有松落香料的左手,半张脸都掩到雾里看不清楚了。她的眼睛仍旧是黑黝黝的,看不透。

  我有点困了,我躲在角落里,远远地看着她,睡着了。

  香草焚完,还早呢。

今天下午把风月无关给写完,嗯,新生教育到两点半。

要命了,军训九天
期间没法更新。
OTZ,绝望

想家了。

一点琐碎的念叨.

写于某件事情之后,有感而发。
希望看到的并不是真的,因为那样实在可怕。一个如此出名的作者,三观不正,那看她作品的孩子们,将会受到怎样的影响呢。

任何一个有脑子的作者,都不能说三观正不行。你的书真出了名,一定会有孩子看。无论孩子有多少,你没有任何的理由把他们教坏,通过你的书传递的价值,思想,要告诉他们,哪怕是没有回报,你也要做一个好人。因为那样,整个社会,才会更好。
哪怕你自己经历过再多的苦难,你的主角你的人物和你一样,你的文章里晦涩黑暗,但是你要告诉孩子们,有光,一定有光,你也是光,你们所有的光,会温暖整个世界,哪怕,战胜黑夜的过程,那么艰辛,那么漫长,看不见回报,甚至自己都因此牺牲。
雪隐月人歌,我希望能给你们,给所有人带来的是快乐,是理解,是思想的一次询问。达不到怎样的高度,也至少能让你,体会到一些事。
至少,要做好人。

风月无关.

风月无关.
·上.
·撒太子×炅谋士
·小学生文笔,请勿上升真人。感谢阅读。

今天晚上应当明月一轮的。

“今儿是七夕。”炅谋士对撒太子说。
撒太子眼里只有炅谋士早早就捧来的暖手炉。银骨炭是他早就吩咐下的,无烟,耐烧,采买的官员就用了四字形容那炭。
“温暖如春。”

“鬼侧妃已经进宫了,陪伴皇后。您不必担心。”炅谋士看撒太子凝神思索,以为他仍在烦心何除鬼家这眼中之钉肉中之刺。
毕竟这南国里,要说门楣显赫光耀宗族的世家,铁是鬼家。当朝皇后,出身鬼家,诞大皇子。兵部尚书,护国大将军,皆是出身鬼家,战功卓著,威名赫赫。
功高盖主呵。

“毕竟鬼侧妃年龄尚小,纵然皇后把她送来牵制于您,但她并无子嗣,因而也算不上什么威胁。最重要的,还是鬼将军和鬼尚书。可现在鬼将军于西域边疆戍守,鬼尚书为外臣亦不能随时进宫,以我薄见,还是中秋之际,鬼家众人依律进宫宴饮,届时动手,最为合适。”
炅谋士拨弄着铜炉的盖子,缓缓道。他的语调平静温和,撒太子听着仔细,总算是放下心来。

“鬼家,有先生您,不足为虑。我所担心,不过是先生身体。况才入秋不久,您已用了手炉,换了厚披风,令本宫不由为您身体担忧。”说着撒太子斟满一杯热茶,递于炅谋士,“方才一番崇论闳议,想来先生也口干舌燥,喝些茶水润润嗓子。”

炅谋士哑然失笑,接过茶盏轻抿了几口,笑道:“崇论闳议愧不敢当,身为谋士,为主君分忧乃分内之事,不敢怠慢,尽心竭力,也不过为求您清闲欢愉而已。”

撒太子直勾勾盯着炅谋士,毫不掩饰眸中笑意。炅谋士不由垂下眼眸,捧起茶盏佯装饮茶,躲避他热切的逼人目光。

“今晚与我进宫。”他说。
炅谋士无有回答,只默默点了点头。

是夜。宫内女眷在皇后带领下进行乞巧拜月仪式,撒太子寻了处风景甚好的湖畔凉亭,与炅谋士共赏月色。
今夜虽月不够圆满,胜在月光皎洁明亮,水波粼粼,似片片落雪。

“先生身体不好,不许喝酒。”将将为自己倒满杯酒的撒太子望见炅谋士双眼离不开酒壶的神情,够气一抹坏笑,淡淡道。这样说着,他还颇为调皮地举起酒盅一饮而尽,感叹好酒的同时故意把空酒盅向炅谋士眼前晃了晃。

“殿下您是故意气我呢。”炅谋士难得抱怨一句,语气略显不满。
“自然,你生气模样最为可爱,如同呆猫,惹人发笑。”
炅谋士闻言一愣,喉结一动,却又不知应当说些什么。

“今夜月色甚好。”许久,他才憋出这样一句话打破沉默。
“这亭子,是御花园里最好的赏月之地。靠着湖边,又可见远处花树,风也不大,实属难得。”撒太子自饮自酌道,举着酒盅四下指点示意道。
“确实如此。这也坐了好一会儿,未觉风凉,多谢殿下体贴。”
“不必客气,你我之间,并非外人。”

炅谋士抿了唇笑着,没有回答。撒太子只顾饮酒,眼底悄然划过一丝暗芒。

“几日前,偶然听闻,邻国湖国似乎又有意攻打西域木兰。”撒太子放下酒盅,双手扶膝,忽地开口说道。月光在他盯视炅谋士面容的黑眼瞳中滴下两粒白水银,“不知先生,做何感想?”
“还能如何?湖国势强,愿故国得福,上天庇佑,平安无事。”
“仅此而已?”
“仅此而已。”

僵滞。对峙。暗流。

许久,撒太子再为自己斟满酒,仰脖一饮而尽。
“酒后胡言,先生勿要在意。还请先生谅解。”
“无碍。”
“不过,我也有事,确实好奇。”

风来。撒太子眯眸望着他的谋士,谋士的墨色长发被夜风吹乱,他低着头凝视手中铜炉,唇边一抹意义不明的笑容。
“我所好奇,只有一事。还请先生解答。”
撒太子站起身,踱至炅谋士身侧,站定。

炅谋士抬眼,似笑非笑与他对视,似乎在说:请讲。

于是撒太子便开口了。
“敢问,先生究竟,心属何方?”
说着,他给他抬起手,轻柔地理顺炅谋士散在披风毛领上的几缕长发。

炅谋士噗嗤一声,笑起来。他仍保持着唇角的弧度,只是双眸渐渐散了温度,倒映出浅浅的阴翳。

月色清寒。寂夜无声。

啊——
晚安。
今天晚上搞了一晚上雪隐月人歌的封面,灵感半个字没有 说好的撒太子炅谋士鸽了。
明天吧。
明天来。

梦中梦.(完整版)

把三个凑到一起组成了完整版。不打tag了,自娱自乐。

梦中梦.

何田玉死了。

昆仑山乱作一团。

他们把乌皇元神从何田玉的身体里剥离出来,并因争夺其而大打出手。

桃花落了,轻柔的粉色和锥心的红色交织缠绵,刻进撒扫地的眼底,脑海。
心脏传来一阵绞痛。

他看着疯狂的人群厮打争抢,看着伤心欲绝的鬼师妹伏在何田玉的尸体上痛哭流涕,看着漆黑的夜幕散乱地缀着稀碎的银星,看着冷漠的月亮无情地把月光雪片般抛向人群。

撒扫地突然想起来,他把鬼师妹送到昆仑的那一夜,是他和何田玉的初见。

那夜的月亮温润如玉,如同何田玉一般。
今夜的月亮冰冷凄清,如同何田玉一般。

撒扫地痛苦地抱住了脑袋,蹲下身去。

这一定是个噩梦,对,一定是个梦……

一身冷汗。撒扫地惊醒。
卯时一刻。

今日,仙侠大会闭幕。所有门派齐聚昆仑山,共同庆贺。

撒扫地不由一阵心慌。他慢吞吞地穿衣,梳洗,直到仙钟的铃声响起,他才记起今天需要把后山和祠堂打扫干净,以备仪式使用。

拍了拍袖口,压了压衣襟,撒扫地抓起扫把,赶去后山。

卯时三刻。
因为掌门不在,仪式由师姑替代主持。她来嘱咐了几句便离开了,也未发现素来勤勉尽责的撒扫地今日有些心不在焉。

簌簌花落。撒扫地捡起几片花瓣,放在手心端详片刻,轻叹口气,眼尾余光却捕捉到了一抹青色。

“撒扫地。”
来人自是何田玉。

“田玉。”
撒扫忙丢下花瓣,双手扶了扫帚,笑回道。

“今日你是怎么了,我瞧着,有些心不在焉?”
何田玉温笑问道,语气平淡,听在撒扫地耳中却有那么一丝担心的意味。于是他忙解释道:
“无碍,昨夜没有睡好,有些疲惫而已。”

“原来如此。今日仙侠大会闭幕,场地还需你来清理布置,真是辛苦了。”何田玉弯眸,双手拢在袖里,安然笑道。

“无妨,身为昆仑一员,能为本门尽绵薄之力,做出些许微末贡献,也是我三生有幸。”

“这样,劳您费心。我还需助师姑安排坐席,熟悉规程,先告辞了。”话音刚落,何田玉拱手一礼,飘然离去。

撒扫地望着他的背影,心头一滞。他突然凭空生出一股勇气和冲动,想要把何田玉喊住,话却哽在喉头,怎么也吐不出。

何田玉走远了,最后落在撒扫地眼中的除了纷飞的桃花,便只有何田玉的青色衣尾并腰间玉箫。

“保重。”
他喃喃自语,又突然惊觉自己已经失言,怎么突然会蹦出此二字。惶然四顾,并无他人。撒扫地才长出口气,可提起的心始终放不下去。

昨夜的梦,那么真实,他几乎都能嗅到空气中花香和血腥交织弥散的腐烂气味,摸得到何田玉冰冷的手指和破碎的玉箫。

撒扫地垂下双眸。应该,能够阻止这一切。

他们,要杀害田玉,是为了夺取乌皇元神,炼制出那颗能够让人功力大增天下无敌的丹药。如此,能够把炼制丹药的丹盒从乔大侠那里骗来,不就可以将注意力姑且转移到自己身上,使何田玉有机会逃走吗?而且,自己和乔大侠亦是酒友,故技重施,想来他也发现不了……撒扫地眉头舒展,拎起扫把边冲向乔大侠客房。

撒扫地站在乔大侠房门外,屏息凝神,听着房内人切切察察的细语声。

“你刚才来,乔大侠就已经晕厥过去了么?”

“是的,弟子不敢怠慢,就赶紧请您过来了……而且……而且……”

“而且什么?别那么磨叽。”

“而且……他炼制乌皇元神的丹盒,也不见了……”

“什么?——谁在外面?”

门被打开的声音,有人从里面冲出来,四下张望着。

并无异象。那人不解皱眉,撇着嘴又回去房中。

一旁角落,撒扫地移动着僵直的左手,抚上右手的手背。

凉意刺骨。

一时辰后,仪式开始。

  撒扫地以冰凉的手握紧冰凉的扫把,清扫着冰凉的祠堂台阶。

  沙沙作响。很像夜风吹过桃林。

  或许在旁人眼中他一如既往,只是沉默地做好本职工作,在春花秋月夏雨冬雪之中,静默如石,方寸难移,克己,守静。

  一根扫帚,一头白发,时光,静悄悄。

  没有人关注他生活的波澜,更别说她心中的波澜。若有人说,撒扫地此刻心中有惊涛骇浪,狂风骤雨,昆仑山派的弟子铁定会好生嘲笑他一番。

  “撒扫地啊,他像块石头,身动,心也不动。”他们这样说。

  “错了,他不是石头,”何田玉听过,也总这样笑着感慨,“根本无有波澜的,才是石头。撒扫地,不过敛起心中所有,只演作波澜不惊。”

  他人只当何田玉是以一贯的温润谦和关怀他人罢了,从未将他的话放在心上。

  撒扫地却明白,至少在何田玉眼中,自己,从未藏好。

  这时令,是不会有什么落叶的,扫去的不过是些尘土落花。落花虽美,沾了尘土,又经了踩踏,也只能零落成泥,看来也叫人不得愉悦。撒扫地要做的便是将它们统扫了去,以便各大门派的来客行走。

  扫帚也不过是人间才买的普通扫帚,高粱秸秆并高粱穗儿,用麻绳编扎,轻快又方便,更胜在实惠。撒扫地听着扫帚在阶面爬行挣扎,一根根穗儿扭动孱弱的身躯憋住喉间哽咽的呻吟,拥吻着台阶不愿离去。

  弟子们或搬着果盘花篮儿,或抬着条案蒲团,奔来走去,忙成一团。

  自然,他们只当撒扫地一如往常,勤勉,任劳,静如芳草,心如磐石。连扫地都如同呼吸一般节奏均匀,与其说是差役劳动,不如说是消磨打发。自然,他们无人发现撒扫地比往日将扫帚捏得更紧,关节发白的双手,看似节奏平稳实际拖泥带水杂乱无章的动作,总有几片花瓣似顽童粘牙糖一般从台阶边缘滚回来。

  掩不住,心绪难平。

  “喂,撒扫地,你怎么扫不干净啊?”

  是鬼师妹。撒扫地的眸中陡然闪过一丝惊喜,旋即又被无边的克制和纠结倾覆。他感到说不出口的字词已整整齐齐排在喉咙边,凑成激愤担忧的语句,只待他开口的一瞬突破束缚,扑向鬼师妹的双耳与脑海。

  可她会信吗?噩梦而已。

  不,不会有那么真实的噩梦,血的温度,玉的温度,泪水的温度。

  “我听师兄说,你昨天晚上有做噩梦?但这也不是你偷懒的理由,好好清理啊。”

  偃旗息鼓。愣了半晌,撒扫地抬起扫帚抖抖,点了点头。

  望着鬼师妹离去的背影,扫扫地忽然明白,看得见他心绪起伏的,看得清他神思波动的,不过何田玉一人尔。

吉时到。仪式开始。

  一袭粉衣的蓉师姑首先敬了一杯酒,说些寻常祝辞,大都是庆贺成功,感谢帮助,如此云云。撒扫地站在角落,手指捏着扫帚,觉得手心黏腻的不是汗水,它们飘散着淡淡的铁腥味儿。

  他的眼睛扫过众席座。昆仑山派的普通弟子自然个个喜气洋洋,又因为师姑还站在台上,只好克制。何田玉于副座,望着师姑,唇边笑意浓浓。鬼师妹正给他斟酒,琥珀色的酒浆从玉壶壶嘴倾出,被暖软的日光映照成灿烂的金色。

  其余各大门派掌门皆举酒盏,金黄色的酒液因日光显出淡淡的猩红。

  他们亦是笑着,笑意不达眼底。偶有几人眸光流转间视线交错,在信息传递的一瞬间嘴角绽开心照不宣的弧度,旋即又被觥筹交错湮没,在一片祥和旖旎之中。

  何田玉祝辞。他端起酒杯,纤白手指当真如和田玉一般。

  他颔首致意。启唇。颂祷之辞多媚俗流华,与他口中吐出,却是别样霁月清风。字字句句,铿锵有力,无有锋芒,不失气度。

  扫帚几乎要跳脱出手。撒扫地此刻,竟觉得自己握住的并非扫帚,而是滑溜溜的毒蛇。它和汗水纠缠,吐着蛇信,蛇眸中迸散出星星点点危险的红。

  天高云淡。风和日丽。花香沁脾。

  撒扫地紧紧抿住双唇。那只是,一个噩梦而已。噩梦,而已。

  他仿佛看见席座上的宾客已蠢蠢欲动,靴底将白玉地板踏出不安分的烦躁鼓点,酒盏中满溢藏不住的贪婪欲望。

  都藏不住,都藏不住。他一定看得出。

  何田玉致辞完毕。拱手,躬身,他将要回到席座上去。

  慢。田玉。一位与昆仑素来交好的名门掌门站起身,举手示意他停住。

  蜀山掌门,您……?何田玉不解,眉头微蹙。

  不必拘礼,田玉。我们不过是听说……在你身上藏了一件人人都想得到的宝物,仅此而已。

  宝物?什么宝物?何田玉依旧困惑,却仍露出了笑容。他轻轻摇摇头,道。人人都想得到的宝物,田玉,从未有过。

  从未有过?何田玉,你是真不知道,还是假不知道?

  蜀山,武当,终南山,你们不要仗着我们掌门下凡历劫就于此放肆!师姑怒而起身,双手叠放身前,冷声道。

  一旁鬼师妹抚案而起,环顾四周,双眸瞪视各大掌门,纵银牙紧咬也掩不住紧张不安的心绪。

  她可能知道什么。撒扫地目光如梭,于鬼师妹脸上划过,又在何田玉面上落定。

  众弟子紧张兮兮,纷纷起身,将祠堂前那空地团团围住。

  哦,放肆?蓉师姑,您可要想清楚。蜀山掌门眉头骤抬,轻蔑说道。如此阵仗,可是说明,接下来的事情,您也要包庇?

  什么包庇?蓉师姑双眸愈冷。真有意识,你且说来听听。若敢空口无凭辱我昆仑清誉,休怪我不留情面。

  包庇的自然是身怀乌皇元神的何田玉啊!终南山掌门抱着双臂,目光巡梭,余光瞥见何田玉的那一刻绽出无形的贪婪花朵。

  他没有!乌皇元神明明……鬼师妹嚷出声。

  小鬼!何田玉蓦地回头,低声呵斥。鬼师妹一下没了声儿,只一双水灵的大眼直勾勾盯着何田玉,手足无措。

  别说什么乌皇元神在小鬼的身上,前些日子的事情,你们瞒得再好,也有风声。纸是包不住火的,乌皇元神,现在就在何田玉身上!何田玉,你是自戕,乖乖把乌皇元神交出来,还是等着我们……一起惩戒你这失道之人呢?武当掌门半合着眸子,偏着头,语句轻巧,字字锥心。

  你这女人,忒恶毒了些!撒扫地几乎要喊出声来。

  武当掌门!你置我与何处!!!这是我们昆仑的私事,请您,休要,乱,嚼,口,舌。蓉师姑缓步走过去,与武当掌门相对而立,逼视着她的双眼,一字一顿道。

  蓉师姑!我们是看在你师兄鸡关子的份上才好言相劝!不要不知好歹!蜀山掌门抬手指向蓉师姑,厉声喝道。旋即他又走前几步,指着何田玉的鼻尖,道。何田玉,你自己也想清楚!到底是自戕,还是我们动手!

  剑拔弩张。众弟子噤若寒蝉。撒扫地垂首,紧紧握住手中的扫帚。

  罢了,罢了。今日,我也放肆一场吧,纵然护不住他周全,好歹,护他逃离,也是可以了。

  呵。何田玉冷笑一声,不屑望着蜀山掌门。

  嗯?何田玉,你?蜀山掌门垂下手臂,低声道。

  你们是偷到了魔教教主的丹盒吧?不过天下无敌的传说而已,一个个趋之若鹜,还好意思称自己为修道者?何田玉缓缓说道。那三位

掌门对视几眼,统阴沉了脸色,望着何田玉。

  罢了,那元神,给你们也无所谓。不过,我有两个条件。何田玉轻叹口气,负手而立,傲然道。

  田玉不可!!!撒扫地惊呼。可惜,无人理会他。

  什么条件?蜀山掌门生怕他反悔一般冲上前去,着急忙慌吼道。

  田玉!!!蓉师姑亦急道。鬼师妹更是急急忙忙跑来,却叫终南山掌门单手制住,动弹不得。

  其一,勿伤昆仑诸人。其二,勿动凤凰金翎。何田玉淡淡道。

  这有何难?答应你便是!武当掌门朗声应道。行了,何田玉,我答应你,你说的,我们都会遵守。若所言有虚,请天爷降雷,惩我们无恕罪过。你,自戕吧!

  田玉!住手!撒扫地拨开人群,冲将过去。

  何田玉勾起唇角,弯眸,粲然一笑。

  “好。”

  玉萧声碎。撒扫地滞立原地,望着疯狂挣脱开终南山掌门双手的鬼师妹,哭嚎着扑过去。

  正午时分,天日当头,阳光明媚,清风酥柔,天地无声。

  咚——

  是仙钟的报时声。撒扫地从榻上惊起,满身冷汗湿透了衣衫。他摸了摸自己的脸颊,湿漉漉的,是汗水,是眼泪。

  他用力挤了挤眼睛,望向放在一旁的仙钟,卯时二刻。

  呼,呼,呼……又是,一场噩梦。

  “撒先生,撒先生?”是一个甜美的女声。在他耳边呼唤,“撒先生,请问您还好吗?”

  “呃,我……我没事。这样,蓉测试,请问本次游戏体验已经结束了,是吗?”男子从座椅上站起,活动了一下因久坐而发麻的双腿,问道。

  “是的,撒先生,多亏了您,本次游戏测试很成功,感谢您的体验,我们的策划已经根据您的VR体验经历,着手准备剧情发展的确切方向了。请您跟我来填写一下反馈意见,您就可以离开了。”

  “现在是,卯时二刻吗?”

  “……现在是下午六点半啊……!”

  “啊,啊……不好意思……”

  “没关系,您可能还停留在游戏的意识里,缓一会儿就好了。来,这边请。”

  “嗯,谢谢……等等,我想请问一下,游戏的剧情是确定了么?就是像我这一次体验到的一样,《仙梦昆仑》以后就是这样的剧情发展吗?”

  “呃……当然不会了,这只是初版出版剧情,游戏策划将根据您多次的游戏体验对剧情再次改动,而且以后怎么样走向也不一定,说不定会跟您的体验过程截然不同呢。好了,到了,请,这里填写。”

  男子将那张反馈报告写得满满当当,又检查几遍后才放下笔,转身离开。当他路过一个办公室的门口时,余光瞥见咳“游戏策划部门”的示意牌,办公室里显然是在讨论接下来的剧情走向。出于好奇,他停下来准备偷听一段。

  “嗯,这次撒先生的反馈报告中出现次数最多的就是要求何田玉不要死亡,果然不出你所料。”

  “那是当然!我对于玩家心理的把控,自然是出类拔萃。所以说,听我的,何田玉一定得死!你们想想,他死了,能够引出接下来多少种不同的剧情走向?能够有多强的可玩性?能够塑造多么庞大的话题量?引起多大的热度?”

  “天啊,无可预计,利润丰厚啊!我同意,何田玉,必须死!”

  男子听着策划们激昂的话语,呆立原地,感觉喉头像是噎着一团什么东西。

(梦中梦.完.)

梦中梦.

梦中梦.(壹)

梦中梦.(贰)

梦中梦.

叁.

·撒扫地×何田玉.  

·续上.

  吉时到。仪式开始。

  一袭粉衣的蓉师姑首先敬了一杯酒,说些寻常祝辞,大都是庆贺成功,感谢帮助,如此云云。撒扫地站在角落,手指捏着扫帚,觉得手心黏腻的不是汗水,它们飘散着淡淡的铁腥味儿。

  他的眼睛扫过众席座。昆仑山派的普通弟子自然个个喜气洋洋,又因为师姑还站在台上,只好克制。何田玉于副座,望着师姑,唇边笑意浓浓。鬼师妹正给他斟酒,琥珀色的酒浆从玉壶壶嘴倾出,被暖软的日光映照成灿烂的金色。

  其余各大门派掌门皆举酒盏,金黄色的酒液因日光显出淡淡的猩红。

  他们亦是笑着,笑意不达眼底。偶有几人眸光流转间视线交错,在信息传递的一瞬间嘴角绽开心照不宣的弧度,旋即又被觥筹交错湮没,在一片祥和旖旎之中。

  何田玉祝辞。他端起酒杯,纤白手指当真如和田玉一般。

  他颔首致意。启唇。颂祷之辞多媚俗流华,与他口中吐出,却是别样霁月清风。字字句句,铿锵有力,无有锋芒,不失气度。

  扫帚几乎要跳脱出手。撒扫地此刻,竟觉得自己握住的并非扫帚,而是滑溜溜的毒蛇。它和汗水纠缠,吐着蛇信,蛇眸中迸散出星星点点危险的红。

  天高云淡。风和日丽。花香沁脾。

  撒扫地紧紧抿住双唇。那只是,一个噩梦而已。噩梦,而已。

  他仿佛看见席座上的宾客已蠢蠢欲动,靴底将白玉地板踏出不安分的烦躁鼓点,酒盏中满溢藏不住的贪婪欲望。

  都藏不住,都藏不住。他一定看得出。

  何田玉致辞完毕。拱手,躬身,他将要回到席座上去。

  慢。田玉。一位与昆仑素来交好的名门掌门站起身,举手示意他停住。

  蜀山掌门,您……?何田玉不解,眉头微蹙。

  不必拘礼,田玉。我们不过是听说……在你身上藏了一件人人都想得到的宝物,仅此而已。

  宝物?什么宝物?何田玉依旧困惑,却仍露出了笑容。他轻轻摇摇头,道。人人都想得到的宝物,田玉,从未有过。

  从未有过?何田玉,你是真不知道,还是假不知道?

  蜀山,武当,终南山,你们不要仗着我们掌门下凡历劫就于此放肆!师姑怒而起身,双手叠放身前,冷声道。

  一旁鬼师妹抚案而起,环顾四周,双眸瞪视各大掌门,纵银牙紧咬也掩不住紧张不安的心绪。

  她可能知道什么。撒扫地目光如梭,于鬼师妹脸上划过,又在何田玉面上落定。

  众弟子紧张兮兮,纷纷起身,将祠堂前那空地团团围住。

  哦,放肆?蓉师姑,您可要想清楚。蜀山掌门眉头骤抬,轻蔑说道。如此阵仗,可是说明,接下来的事情,您也要包庇?

  什么包庇?蓉师姑双眸愈冷。真有意识,你且说来听听。若敢空口无凭辱我昆仑清誉,休怪我不留情面。

  包庇的自然是身怀乌皇元神的何田玉啊!终南山掌门抱着双臂,目光巡梭,余光瞥见何田玉的那一刻绽出无形的贪婪花朵。

  他没有!乌皇元神明明……鬼师妹嚷出声。

  小鬼!何田玉蓦地回头,低声呵斥。鬼师妹一下没了声儿,只一双水灵的大眼直勾勾盯着何田玉,手足无措。

  别说什么乌皇元神在小鬼的身上,前些日子的事情,你们瞒得再好,也有风声。纸是包不住火的,乌皇元神,现在就在何田玉身上!何田玉,你是自戕,乖乖把乌皇元神交出来,还是等着我们……一起惩戒你这失道之人呢?武当掌门半合着眸子,偏着头,语句轻巧,字字锥心。

  你这女人,忒恶毒了些!撒扫地几乎要喊出声来。

  武当掌门!你置我与何处!!!这是我们昆仑的私事,请您,休要,乱,嚼,口,舌。蓉师姑缓步走过去,与武当掌门相对而立,逼视着她的双眼,一字一顿道。

  蓉师姑!我们是看在你师兄鸡关子的份上才好言相劝!不要不知好歹!蜀山掌门抬手指向蓉师姑,厉声喝道。旋即他又走前几步,指着何田玉的鼻尖,道。何田玉,你自己也想清楚!到底是自戕,还是我们动手!

  剑拔弩张。众弟子噤若寒蝉。撒扫地垂首,紧紧握住手中的扫帚。

  罢了,罢了。今日,我也放肆一场吧,纵然护不住他周全,好歹,护他逃离,也是可以了。

  呵。何田玉冷笑一声,不屑望着蜀山掌门。

  嗯?何田玉,你?蜀山掌门垂下手臂,低声道。

  你们是偷到了魔教教主的丹盒吧?不过天下无敌的传说而已,一个个趋之若鹜,还好意思称自己为修道者?何田玉缓缓说道。那三位

掌门对视几眼,统阴沉了脸色,望着何田玉。

  罢了,那元神,给你们也无所谓。不过,我有两个条件。何田玉轻叹口气,负手而立,傲然道。

  田玉不可!!!撒扫地惊呼。可惜,无人理会他。

  什么条件?蜀山掌门生怕他反悔一般冲上前去,着急忙慌吼道。

  田玉!!!蓉师姑亦急道。鬼师妹更是急急忙忙跑来,却叫终南山掌门单手制住,动弹不得。

  其一,勿伤昆仑诸人。其二,勿动凤凰金翎。何田玉淡淡道。

  这有何难?答应你便是!武当掌门朗声应道。行了,何田玉,我答应你,你说的,我们都会遵守。若所言有虚,请天爷降雷,惩我们无恕罪过。你,自戕吧!

  田玉!住手!撒扫地拨开人群,冲将过去。

  何田玉勾起唇角,弯眸,粲然一笑。

  “好。”

  玉萧声碎。撒扫地滞立原地,望着疯狂挣脱开终南山掌门双手的鬼师妹,哭嚎着扑过去。

  正午时分,天日当头,阳光明媚,清风酥柔,天地无声。

  咚——

  是仙钟的报时声。撒扫地从榻上惊起,满身冷汗湿透了衣衫。他摸了摸自己的脸颊,湿漉漉的,是汗水,是眼泪。

  他用力挤了挤眼睛,望向放在一旁的仙钟,卯时二刻。

  呼,呼,呼……又是,一场噩梦。

  “撒先生,撒先生?”是一个甜美的女声。在他耳边呼唤,“撒先生,请问您还好吗?”

  “呃,我……我没事。这样,蓉测试,请问本次游戏体验已经结束了,是吗?”男子从座椅上站起,活动了一下因久坐而发麻的双腿,问道。

  “是的,撒先生,多亏了您,本次游戏测试很成功,感谢您的体验,我们的策划已经根据您的VR体验经历,着手准备剧情发展的确切方向了。请您跟我来填写一下反馈意见,您就可以离开了。”

  “现在是,卯时二刻吗?”

  “……现在是下午六点半啊……!”

  “啊,啊……不好意思……”

  “没关系,您可能还停留在游戏的意识里,缓一会儿就好了。来,这边请。”

  “嗯,谢谢……等等,我想请问一下,游戏的剧情是确定了么?就是像我这一次体验到的一样,《仙梦昆仑》以后就是这样的剧情发展吗?”

  “呃……当然不会了,这只是初版出版剧情,游戏策划将根据您多次的游戏体验对剧情再次改动,而且以后怎么样走向也不一定,说不定会跟您的体验过程截然不同呢。好了,到了,请,这里填写。”

  男子将那张反馈报告写得满满当当,又检查几遍后才放下笔,转身离开。当他路过一个办公室的门口时,余光瞥见咳“游戏策划部门”的示意牌,办公室里显然是在讨论接下来的剧情走向。出于好奇,他停下来准备偷听一段。

  “嗯,这次撒先生的反馈报告中出现次数最多的就是要求何田玉不要死亡,果然不出你所料。”

  “那是当然!我对于玩家心理的把控,自然是出类拔萃。所以说,听我的,何田玉一定得死!你们想想,他死了,能够引出接下来多少种不同的剧情走向?能够有多强的可玩性?能够塑造多么庞大的话题量?引起多大的热度?”

  “天啊,无可预计,利润丰厚啊!我同意,何田玉,必须死!”

  男子听着策划们激昂的话语,呆立原地,感觉喉头像是噎着一团什么东西。

(梦中梦.完.)

梦中梦.

梦中梦.(壹)

 ·梦中梦.


  (贰)


·撒扫地×何田玉.

·续上.


  一时辰后,仪式开始。


  撒扫地以冰凉的手握紧冰凉的扫把,清扫着冰凉的祠堂台阶。


  沙沙作响。很像夜风吹过桃林。


  或许在旁人眼中他一如既往,只是沉默地做好本职工作,在春花秋月夏雨冬雪之中,静默如石,方寸难移,克己,守静。


  一根扫帚,一头白发,时光,静悄悄。


  没有人关注他生活的波澜,更别说她心中的波澜。若有人说,撒扫地此刻心中有惊涛骇浪,狂风骤雨,昆仑山派的弟子铁定会好生嘲笑他一番。


  “撒扫地啊,他像块石头,身动,心也不动。”他们这样说。


  “错了,他不是石头,”何田玉听过,也总这样笑着感慨,“根本无有波澜的,才是石头。撒扫地,不过敛起心中所有,只演作波澜不惊。”


  他人只当何田玉是以一贯的温润谦和关怀他人罢了,从未将他的话放在心上。


  撒扫地却明白,至少在何田玉眼中,自己,从未藏好。


  这时令,是不会有什么落叶的,扫去的不过是些尘土落花。落花虽美,沾了尘土,又经了踩踏,也只能零落成泥,看来也叫人不得愉悦。撒扫地要做的便是将它们统扫了去,以便各大门派的来客行走。


  扫帚也不过是人间才买的普通扫帚,高粱秸秆并高粱穗儿,用麻绳编扎,轻快又方便,更胜在实惠。撒扫地听着扫帚在阶面爬行挣扎,一根根穗儿扭动孱弱的身躯憋住喉间哽咽的呻吟,拥吻着台阶不愿离去。


  弟子们或搬着果盘花篮儿,或抬着条案蒲团,奔来走去,忙成一团。


  自然,他们只当撒扫地一如往常,勤勉,任劳,静如芳草,心如磐石。连扫地都如同呼吸一般节奏均匀,与其说是差役劳动,不如说是消磨打发。自然,他们无人发现撒扫地比往日将扫帚捏得更紧,关节发白的双手,看似节奏平稳实际拖泥带水杂乱无章的动作,总有几片花瓣似顽童粘牙糖一般从台阶边缘滚回来。


  掩不住,心绪难平。


  “喂,撒扫地,你怎么扫不干净啊?”


  是鬼师妹。撒扫地的眸中陡然闪过一丝惊喜,旋即又被无边的克制和纠结倾覆。他感到说不出口的字词已整整齐齐排在喉咙边,凑成激愤担忧的语句,只待他开口的一瞬突破束缚,扑向鬼师妹的双耳与脑海。


  可她会信吗?噩梦而已。


  不,不会有那么真实的噩梦,血的温度,玉的温度,泪水的温度。


  “我听师兄说,你昨天晚上有做噩梦?但这也不是你偷懒的理由,好好清理啊。”


  偃旗息鼓。愣了半晌,撒扫地抬起扫帚抖抖,点了点头。


  望着鬼师妹离去的背影,扫扫地忽然明白,看得见他心绪起伏的,看得清他神思波动的,不过何田玉一人尔。